校内新闻

时事教育

全方位解读十九大报告
请稍候...

内页右侧上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冶金职业技术学院 >> 师生风采
我的寒假工

                        冶金分院  2014级电气二班  李鑫亮 

时间滴滴答答,算起来我从北京回来已有两个多月了,我想重新打开记忆这扇窗,与大家分享我的寒假生活。

学校定于一月八日放假,考完试我收拾了准备外出打工需要的行囊,与在石家庄的老乡约好一月十一日准时出发进京,从涉县去的还有一个同学张凯,他和我老乡在高中时是同桌,我俩不曾谋面,在微信上互相寒暄了几句就定于一月十一日凌晨五点县城坐公交进京。在出发的那天,我姐决定驾车送我去邯郸,我和张凯约在交通岗,没想到这个戴着高度眼镜、有着健硕肌肉的酷男竟成为我接下来工作四十多天最要好的伴友。

火车疾驰,睡了一路的我们也很快达到北京西站,老乡把住宿的位置发给我们,我们背着大包,被子是用盛化肥用的袋子装进去的,跌跌撞撞地寻找地铁口,还好我们配合默契,我看行李,他挤着去买地铁票,中途转了两次地铁,还要坐一次公交(为找公交站翻了三个天桥),终于在下午六点到了目的地,天已蒙蒙黑了,是老乡接的我们,住在郊区,还是一个四合院,一间屋子里住八个人,生着一个小火炉,点着一个估计有40瓦的白炽灯,桌子上凌乱地摆放着洗漱用品、饭盆、还有一些没有瓶盖的饮料,屋子里电线“四通八达”。还好涉县老乡居多,后来才知道住在院子里的这些人住宿是免费的,而住在外面生着暖气的需要掏钱,还是涉县人民能吃苦!跟着老乡去街上吃了碗面,回来感觉好累,简单铺了下床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是被冻醒的,听老乡说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八个人,也都是学生,都是河北人。我们这次干的工作是客房部,主管打扫房间。像我老乡那样原来干过的,老板直接安排他们上班,像我们这些连宾馆都没有见过的,只能从面试应聘开始,紧接着下午老板带着我们六个学生坐了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到了那个酒店(新云南),一路上怀着忐忑的心情,从未面试过,我会被录取吗?来到酒店地下一层,老板让我们靠着墙边一字排开,等了会走出一位女领导,中等个,短头发,戴着眼镜,问我们哪个学校,专业情况,是否做过兼职,我们一一对答,最后令我吃惊的是她竟然说做客房很累的,只要三人,前边三个大个收下了,我顿时喜出望外,我是站在第一个的,张凯就站在我后面,原来面试还流行这样,像是跟抓壮丁似的。随后她又说酒店很严格,像我们这种新手就是学会了也最多能给六间房间,一间11块钱,一天才挣66块钱,培训需要十天,一天给50块钱,那就是等到回家也挣不了几个钱,还不如我暑假打工当保安、传菜挣得多。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擦盘子,一天104块,固定工资,我原本想做客房的,又换擦盘子,心里好纠结,最终我们三个人决定回去考虑考虑,第二天给回复,很扫兴就回去了。

回到住宿地,与张凯商议,擦盘子比起做房要挣钱,但是总坐在固定位置重复固定的动作,实在没劲。客房不同,听老板说经理是吓唬我们的,做好了又做得快是必定涨房的,过年房价为20元/间,而且宾馆里住的是世界各地的人,可以和老外近距离接触(后来才发现即使过了英语四级也听不懂老外说的啥),这很有挑战性呀!经过一番讨论,我们最终决定去干客房,完全是一个尝试。

第一天进新云南酒店,经理一人分配给我们一个师傅,分配给我的是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五、瘦骨嶙峋却显得异常矫健的大姐。她带着我上了18层,当打开电梯间的木门时,惊呆了!太清幽了!各种灯光亮而不刺眼,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师傅拿着一张房卡打开一间房间,又惊呆了!踩着舒适的地毯,有整齐的床铺,枕头和被子放得格外别致,还有卫生间,淋浴间全部用玻璃封装,各种毛巾摆放着,应不暇接!接下来师傅教我整床(因为得赶紧做房来不及细看),首先是撤布草,包括被罩、床单、枕套,还有卫生间用过的浴巾怎么收,然后干净的床单怎么快而省劲地压到床垫下,被子怎么装进被罩里,枕头怎么放,三巾(大浴、中巾、地巾)怎么折,心生佩服,师傅做了一遍,看着简单做起来难,尤其是被子的边与被罩的边对不齐,枕头压不好、放不好,蹲下去,站起来,再蹲下去,再站起来,围着床直打转,心里甭提多着急,前边是因为个高被录取而兴奋,现在是因为个高而腰疼(后来伙伴刘森贴了好久膏药)。员工都是靠做房挣钱的,我也只会影响师傅业绩,中午吃饭十分钟,狼吞虎咽!吃完赶紧再去学。开始时我铺好的床师傅撤了又撤,直说“不行”!当时用“热锅上的蚂蚁”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有时无奈地会坐到地上直叹气,我重复地铺床,重复地被撤,不过我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坚持一定会胜利”!最幸福的就是晚上七点钟吃完饭回到更衣室,我和张凯爽朗的笑声会充斥整个更衣室,会完全忘记一天的辛苦,忘记别人对我们的嘲笑,忘记我们还是过年跑出来挣钱不回家的学生!

回住宿地需要坐两次公交车,也要一小时左右,张凯晕车,连续三天晕的厉害,早上坐车不晕,晚上下班坐车晕,那么强壮的人脸都白了,他说恶心的厉害,想吐。我提议坐地铁,坐地铁从酒店到住宿地需要7块钱,而公交只要两块,他对比了一下,还是坐公交吧。我也每次坐到他对面,跟他聊天,逗他笑,互相调侃打发时间,他在网上搜索到吃橘子防晕车,于是买了两斤橘子,每天兜里都揣一个,酒店有时候免费提供水果,我就多带几个回来给他吃,幸运地是坐了一段时间的公交车他也习惯了,晕车硬生生地就被他克服掉了,我也非常佩服他。

早晨是特别冷的,闹铃定在五点四十,脸露在外面都冷,甭提伸胳膊了,你可能会问不是还有一个小火炉吗?小火炉在我们睡之前还着呢,半夜太冷没人起来换火,煤球实在扛不住就熄灭了,到了早晨早已冰冷。想想是出来挣钱呢,咬咬牙坐起来赶紧穿衣服,穿上衣服就赶紧往公交站跑,赶五点五十五的车,坐上公交车就再睡,可是也睡不踏实,首先屁股挨着座就凉的不行,等暖热了浑身又发抖,真想在公交车上披个被子睡(这是我们的共识)!从车上下来还是顶着月亮,高考后又体会到了披星戴月,呼啸而凛冽的寒风肆意地狂虐,真体会到了风象一把刀划在脸上的那种滋味,冻得都跟小鸡似的,走路通常是不管用的,必须跑,来自张家口的强哥总是跑在第一个,后面是我,我后面是张凯,最后是刘森,现在想想那还是一道优美的风景线!

培训期很快过去了,经理开始给我们分房,我们新手都是六间房,原来跟着师傅都是铺床或者收拾卫生间,其余的一律不管,现在把我一个人放进去晕头转向,时常是拿了这件忘了那件,跑过来跑过去,跑得脚都疼,一天下来六间房都感觉好累,老师傅们都做15个,我们做六个,也是一块下班,这样我们可不知足。连续干了三天我们终于涨房了,又涨了两间,八间房更吃力了,通常老师傅们忙到下午四点就没活了,我有时候要到四点半,可见速度与效率的重要性了。做房不仅要快,还要好。每间房间都是需要主管检查的,做不好就会被主管叫回来重新做,肯定要耽误时间。记得有一次主管叫我回来重新整理房间,把每个角落都得擦到,高空玻璃要喷药水用百洁布打,地面要全擦,来来回回,一个半小时过去了(正常速度半小时一间房),我急得满头大汗,心里真着急,可是急也没有办法,那天到中午一点只做了三间房,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说。有时候因为被罩上有一点污垢就会把铺好的床全掀了;因为一根头发丝在枕套上,主管会把枕头扔到地上;12个衣服架摆的顺序不对会把你叫回来狂虐;因为少放了一瓶沐浴露会让你“千里迢迢”跑回来送,不过现在想想,做到后来的12间房能滴水不漏也是练出来的,甚是欣慰。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自己开始干的第一天,没看到房间“DND”牌,不小心敲了日本人的房间,被日本人投诉,当时觉得投诉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紧接着主管找我,客房部老大找我,从18层跑到地下一层办公室,当时正是开会,满屋子主管和经理,老大坐在中间训斥我,当时就想,如果甩手一撇就走何不威风,面对这么多双残酷的目光,我还是忍了。韩信还受胯下之辱,何况我一个打工仔,当老大说我“你一个学生连这都做不了,还想出来做点事 ”时真是刺激了我。从那以后我也在客房部里出了名,现在都可以想到那些异样的目光,不过我坚持了下去,我是去挣钱的,每个人都会犯错误,遇到错误就一蹶不振还不便宜了那些本来就看不起自己的人,邓小平的“三起三落”一直激励着我!

时间过得真快,马上就要离开新云南了,现在都可以想到最后一天我干的最后一间房时的复杂心情,有欣喜、有自豪、还有不舍,我想把每一步做到位,也许那也是在新云南留下的最后一点足迹吧!临走时,在酒店和主管、师傅、经理敬姐、还有一天能喝15瓶矿泉水的杜哥纷纷合影,我想把他们的面孔永远留在心里。回到宿舍,桌子依然是那么狼藉,不过让我想到了休班时我们三个人为了节省钱买泡面吃馒头唠嗑、半夜上厕所怕冷而硬憋一晚上早上互相调侃时的场景,寒酸但是都很高兴。

 因为这是第一次过年不回家外出打工,家中有父母担忧,常打电话问寒问暖,但通常都是报喜不报忧,过年也想起了家乡的风俗,除夕那天家中长辈们欢聚一堂,大年初一上街跟德高望重的长辈拜年,虽然我没回去,但是我在千里之外默默地祝福您们!

我想用笔记下那些点点滴滴,也许以后的以后某一天再翻看这些杂记时能为当初的自己竖起大拇指!

地址:河北邯郸涉县天铁集团内 联系电话:0310-3973515 邮编:056404 津ICP备05003134
Copyright© 2011-2014 天津冶金职业学院分院 版权所有 津教备案号:0079845192